Skip to content


中国制造:质量何时能趋上乘

        前几年,美国一名国会议员曾出言不逊,说中国只会制造垃圾(意为假冒伪劣、质量低下的产品),一时引起在美华人不满,导致大规模抗议**爆发,后演变成一桩政治事件,该议员最终不得不公开致歉,息事宁人。

        诚然,作为一名资深政治家理应言行谨慎,避免无端伤害国与国之间关系,此自不待言。然而撇开政治因素不谈,单就“中国制造”的质量而言,多数美国民众却抱 有与该议员相同的看法。中国产品做工粗燥,性能低下,耐久性差,着实不敢让人恭维。这还不算毒牙膏、毒玩具、毒水饺、毒奶粉等道德败坏之事给“中国制造” 蒙上的阴影。实际上,大多中国自主品牌产品因其质量太差只能在发达国家低端市场**,中产阶级一般不会购买。甚至许多贴牌产品(即OEM),但凡在中国制 造,其质量不仅逊于原产国,甚至不如其它第三世界国家,西方消费者也会尽量回避。我有一次在美国购买索尼无绳电话,当时并不知道不同国家之组装还有质量差 别,因此并未在意产地。回去使用后,感觉按键和转换键固涩不好用,不似索尼品质,细看才知是中国制造。后经商家调换成日本制造,果然十分平滑顺畅。从此我 才知道,许多美国人在挑选名牌产品时,尽量首选日本制造、德国制造、瑞士制造,然后是欧美发达国家制造,然后是韩国、台湾、新加坡等,然后是马来西亚、泰 国、**等,最后才是中国、越南制造。非但家用电器如是,其它包括服装、运动鞋、玩具、厨具等,莫不如此。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中国制造”成为品质低下的代名词呢?有人认为是机器设备落后,或是工艺水平低下所致。其实,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就民用产品 来说,中国许多工厂的设备皆由进口而来,其工艺水平比起西方发达国家同行已相差无几,特别是跨国公司在中国的独资企业,设备工艺与国外企业不相上下,然而 产品质量却远不如它国,又应作何解释?还有人认为是原材料质量较差,因此难以生产出优质产品。这也是事实。但很多来料加工、来件组装产品,使用的是全球统 一的元器件。然而经中国工人组装后,质量便不如其它国家组装得好,这又是什么原因?亦有人认为是中国企业缺乏科学的质量管理模式。然而什么全面质量管理 (TQM)、六西格玛、ISO体系、以及现在风行的精益生产(Lean Production),皆已在中国实行多年,国人对这些质量管理模式的热情甚至远超西方同行,却为何收效甚微?

        其实上述原因都可能导致“中国制造”质量低劣,但似乎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应是中国企业的员工素质和质量文化低下所致。

        举例来说,国外的员工一般都能热爱本职工作,并能从中获得乐趣。这一点中国员工不仅比不上日本和欧美国家,甚至还不如许多发展中国家。我有一次参观松下电 器在马来西亚的工厂。工人绝大多数来自马来土著居民,皮肤黧黑,其貌不扬,教育水平普遍低下,但他们却十分安于本职工作,充满快乐,且工作中认真负责,一 丝不苟,无任何懈怠之象。工厂接待人员告诉我,这里的员工离职率极低,因为他们非常热爱这里的工作。相比中国员工,通常是这山望着那山高,把当前的工作当 成跳板,很少长期安心,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跳槽机会。工厂经常是春节过后一大半员工无影无踪;再比如,国外员工一般都有专注的工作态度。有人曾经参观过瑞士 一钟表作坊,几十位师傅同在一个车间工作,鸦雀无声,人人高度专心于手中工作,竟无一人抬头窥视参观者。这一点连美国员工都要逊色不少。美国权威汽车评价 机构JD Power &Associates曾指出,美国汽车工人周一和周五时工作专注力较低,心里大多想着度假之事,因此组装出的汽车质量略差。建议购车者尽量购买周二至周四 生产的汽车。至于中国员工的工作专注度就更差了,通常是心不在焉,东拉西扯,嬉戏打闹,现在甚至出现了“低头一族”-时常低头玩手机;又比如,国外员工大 多有精益求精的精神。世界上被公认产品质量最好的日本、德国、瑞士等,其员工无不具备这种工作精神。反观中国员工,对产品质量却是得过且过,马马虎虎,人 人抱着差不多的态度,企业也没有质量至上的紧迫感。最后是员工满意度。专家一致认为,只有满意的员工才能制造出高质量的产品。据权威机构统计,美国的员工 满意度在50%左右,日本和欧洲可达60%以上,中国只有约13%,为世界最低。有人曾在本网站撰文指出,中国的产品质量问题90%来自于不满意的员工故 意所为,可见员工满意度对于产品质量的重要性。其实,当今世界,企业发展的三项动力,即创新、质量和服务,均靠以上四个要素支持。中国在此方面的严重不足 必将对未来的竞争力造成负面影响。

        《庄子·达生》载有一则“梓庆制鐻”的故事,或可说明员工素质在产品质量方面的决定性作用。鐻(音剧) 是古代的一种乐器,形似夹钟,上面通常有鸟兽图案。 故事说,梓庆以木头削刻鐻为业。鐻做成后,看见的人无不惊叹如同鬼斧神工一般。鲁国君侯见到便问他说:“你用什么道术做成的呢?”梓庆回答说:“我只是个 工匠,哪有什么道术?虽说如此,我还是有一点不同。我准备做鐻时,从不敢随便损耗精气,一定要斋戒静心。斋戒三天时,不再怀有庆贺、奖赏、爵位、利禄这类 念头;斋戒五天时,不再思忖别人的非议、夸誉和自己手艺的拙巧;斋戒七天时,已不为外物所动,仿佛忘掉了自己的四肢和形体。在此期间,我的眼里已不存在公 室和朝廷,智巧专一而外界的扰乱全都消失。然后我便进入山林,观察禽兽的神情形貌和各种木料的质地;选择好外形与体态与鐻最相合的,这时业已形成的鐻的形 象便呈现于我的眼前,然后动手加工制作;不是这样我就停止不做。这就是用我木工的纯真本性融合木料的自然天性,制成的器物疑为鬼斧神工的原因吧。”

        对照以上合格员工的素质,梓庆无疑毫不逊色。他热爱自己的工作,否则不可能有鬼斧神工似的作品;鐻在未做之前形象已呈现在梓庆眼前,证明其何等专注;他对 禽兽的神情形貌与各种材质深入观察,力求完美结合,可见其精益求精之态度。最后,梓庆能制作出世人称赞的作品,必然有极高的满意度。除此之外,梓庆还具备 了我们今人不具备的清净心优势:在去除了名利、得失、毁誉之后,剩下的便是无限智慧,这有助于制造出质量精良的产品。中国古人在从事制作时通常都有类似梓 庆的精神,因而“中国制造”在西方工业**之前一直是优质产品的代名词。遗憾的是,当今国人与梓庆精神已相差甚远,“中国制造”也由此变成了劣质产品的代 名词。这是令人痛心的事情。

        西方管理专家把企业由于未能“第一次就把正确的事情做正确”而额外付出的成本叫做“不良质量成本”(Cost of Poor Quality,COPQ)。不良质量成本带来的损失十分惊人,远非人们通常所想象。除产品销售因此下滑、售价无法提升、品牌形象降低、返修退货成本高企 之外,最大的损失恐怕就是对企业质量文化的破坏。企业长期不重质量,久而久之,企业中认真工作,精益求精,积极创新、心系客户的理念将逐渐垮塌,这又反过 来进一步造成产品质量下降。如此恶性循环,企业如何生存发展下去呢?因此,中国企业欲提升产品质量,应该首先重在提升员工素质和质量文化,而不是将注意力 一味放在质量管理的科学模式上。

 

附:《庄子·达生》中“梓庆制鐻”之原文

梓 庆削木为鐻,鐻成,见者惊犹鬼神。鲁侯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以为焉?”对曰:“臣工人,何术之有?虽然,有一焉。臣将为鐻,未尝敢以耗气也,必齐 (斋)以静心。齐三曰,而不敢怀庆赏爵禄;齐五日,不敢怀非誉巧拙;齐七日,辄然忘吾有四枝形体也。当是时也,无公朝,其巧专而外骨消。然后入山林,观天 性,形躯至矣,然后成见鐻,然后加手焉;不然则已。则以天合天,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与!”

Posted in 其他.


0条回复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Some HTML is OK

or, reply to this post via trackback.